楊先生今天故意穿了紅內褲,出門時碎碎念說希望今天會有好消息。他的上一篇論文上的那天穿的就是這件結果第二篇的論文今天下午被告知上了。樂的他馬上打電話給他媽,叫他媽媽來找我們的時候給他多帶兩件紅內褲。

要三花牌的喔。他還強調。
對阿,給三八阿花穿的。我在旁邊涼涼地接口說道。
他媽聽見了,笑翻。
晚上他還胡疑地想著作功課中獎的那天晚上,是不是就是穿著這件紅內褲。

--------------以上只是楊爸白痴的串場-------------------------

吃東西的口味突然變化很大。今天晚上吃了韓國石鍋拌飯,裡面的濃厚,又辣又甜的口感,讓我感動到一直打隔。胃裡的飯明明飽到快滿出來,手裡還依依不捨地抓著湯匙。
我跟宗翰說,回到家我一定會拉肚子。一邊很爽地打隔。

前兩天,我炒了一份以甜麵醬+辣豆瓣+醬油做調味的雞肉,宗翰吃了兩口,抬起眉毛跟我講,是很好吃啦,可是口味重了點。
當然重阿,我還勾芡了說。
原本討厭的葡萄柚的酸味,最近我嘗試地吃了一口,居然一點都不酸了= =

今天,我實在不該多嘴跟負責煮菜的師姐說番茄和百頁豆腐放在一起怎麼煮,但是我實在是忍不住地跟她說,要加番茄醬,才會更有味道,加糖,還要加黑胡椒粒,最後起鍋前灑下一堆九層塔!!
我說得如此慷慨激昂,彷彿那個味道已經在我舌頭之間滾動。我當時真的有一種衝動,想要搶過她的鍋鏟。說這道菜我來。
當然,常住師父是不會讓我這麼亂搞的。最後我還是默默地吞下了簡單的番茄炒百頁。不甘心想著回家我一定要去買兩顆番茄,起碼我家的鍋鏟在我手裡,沒人可以搶。
(對啦,我承認,現在我還處在韓國石鍋拌飯的愉悅當中。看我飛仙般的文章寫法就知道了。)

除了味覺漸漸起了變化,我的睡眠時間變得驚人的長。
一天十小時是現在公定價。如果遇到不用去道場的周休二日,午覺另算。十點我就會開始感到眼皮很重,躺在床上不需要關燈我就可以睡著。對於我這個一向對光線敏感的人,這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關於碗裡的小白花,不知為何我馬上聯想到我名字裡的琬。若是這樣,不知道有沒有某個字,是水字旁但又是白花之意?我還想到一個”潔”字,但是我覺得楊先生一定會覺得很聳。不管如何我覺得要有一個水字旁便是。小魚或水裡花,哪樣是離得開水的?也許看看你的續集吧? 哈。


不過,到底是小白花還是小白目,我實在不知道。發生的事情也不便說,總覺得說太多會出事情。反正,一切等我在超音波裡面見到了心跳,再說吧。

ed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