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都會做一些雜夢,大概是每天的睡覺時間太長了。奇怪,懷孕後有比較多的人來訪嗎?
這次夢見一位大約中壯年的長輩(還是長官?),坐在辦公室裡跟我聊天,還很搞笑地拿紅內褲之類的話題開玩笑= =,我心裡還想著太好笑了,等我醒來一定要寫下來也讓妳笑一下。不過不知道是不是人家也發現我這麼想,醒來後我就只記得是一個紅內褲笑話,怎麼個好笑法根本就不記得了。
而且最後我只記得他偷偷塞了一疊紙鈔給我,什麼面額都有,被宗翰發現了,後來我們決定還是退回去比較心安,而不知道為什麼他也發現我懷孕了,退回去的時候說我孩子如何如何,因為夢裡我和宗翰還帶著一個小男孩,我以為他是說小男孩,後來他搖搖頭指著我的肚子,我才知道他曉得我懷孕了。好像他不知道弄了什麼東西去我的肚子裡,當作我不願意收下錢的另一個贈禮? 我也不知道。
剛剛看到一個影片,很是震撼。在我每天都吃的飽飽的日子裡,我實在沒有其他能夠抱怨。

2006年柏林影展短片競賽

吃剩的炸雞去哪裡?

Films Chicken a la Carte by Ferdinand Dimadura



我希望我的孩子身體健康,懂事之後懂得為需要的人付出。則吾願足已。寧可不要太富足,也要沒有牽掛地將有的東西佈施出去。真的,夠用,已經很幸福。希望他,善良,知足,懂得感恩。

ed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