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有寫孕記了。
宗翰最近不知道怎麼了,只要是我空閒的時間,就一定要我陪他。

因為會計事務所的事,我跟他吵了幾次架。我就是有這樣的毛病,一覺得這件事該是我的責任,就會連呆在家裡都掛心沒做完的事,ㄧ有空閒就想往事務所跑。一個禮拜才去三天,事情怎麼做的完呢?老闆刻意把我的工作量減到最少 開會的時候聽到同事報告手邊堆積如山的case 我就一陣不自在…..我總是最後一個被老闆叫到名字的。

最近又睡得很多 電視看得很多 吃的很多 工作的事三不五時半夜醒來時就會纏繞上來……小魚 應該是覺得很委屈吧? 除了晚上睡前跟他說說話 平時偶爾摸摸肚子 其餘時間媽媽想怎樣就是怎樣了。金剛經筆記則是徹底荒廢了…..。

宗翰罵我太投入的時候 我回他 今天三月底 我就要辭職了 算一算不到一百天的時間 下一次我可以學習的機會 不知道要多久之後?我不把握 可以嗎?一個禮拜 我也只去三天阿!

宗翰回我:這樣小魚不是很可憐嗎?他一定很傷心 因為他會覺得是自己的關係 讓媽媽不能繼續工作 要這樣倒數計時來拼命工作……你有沒有考慮到小魚的感覺?這麼焦慮 對肚子裡的孩子公平嗎?

我沈默。因為我完全沒有想到這一點。我是如此自私地想要多得到未來工作的資糧 ,上司的肯定。

上個星期我真是倦了這樣老是焦慮的自己。跟宗翰說,不然我不要做了,就在家專心煮飯,好好養胎。被事務所的瑣事弄的心情很煩躁,很討厭。

宗翰說:不行,現在我不准你辭了,你要教我們的小魚當個逃兵嗎?一點壓力挫折就想逃?

我根本覺得他只是專門跟我的想法持相反意見而已。Orz…..當初還講的那麼義正嚴辭 ,原來甚麼說法都可以阿!

後來他說隨便我。

小魚,你希望媽媽怎麼做呢?還是你也覺得都可以? 待在焦慮的媽媽肚子,一定很辛苦吧?

edb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